您的位置:首页 > 监督执纪 > 监督执纪
甘孜州:“任性”局长的“不惑之祸”
信息来源:天全县      发稿作者:超级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0年1月15日     查看2281次    

2-2-2.png 

稻城县委原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白马多吉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黄峻  摄)


现在我只能“放空”自己,不敢想象外面的世界和今后的世界。

人生一步错,步步皆错,甚至满盘皆输。

……

凭着感觉做人做事,永远行不通,最终死路一条。

……

40岁“生日边上”,身处留置场所的甘孜州稻城县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白马多吉,以这样一份“留置感言”迎接自己不惑之年的到来。2019年9月17日,40岁零俩月的白马多吉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这位稻城县史上第一个选调生的人生轨迹令人扼腕。

白马“不白”,多吉“无吉”

生于1979年7月的白马多吉是稻城人,20岁时他考入西南民族大学(时称西南民族学院)。大三那年,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一名副其实的品学兼优青年学子。

2003年7月,本科毕业时,白马多吉已考取选调生。值得一提的是,他是稻城县有史以来第一个选调生。彼时的白马多吉“意气风发,踌躇满志,让无数人充满期待和羡慕”,他亦“对自己的人生道路和仕途充满自信”。

从稻城县香格里拉乡乡长助理起步,4年零10个月后,尚不满29岁的白马多吉就已担任稻城县木拉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一职。此后,他先后担任木拉乡党委书记兼乡人大主席、色拉乡党委书记兼乡人大主席、县委办副主任、县交通局运输局局长、县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等多个职务,在稻城“混得风生水起”。

然而,处在当地“其他人仰慕已久而无法企及的”位置上的白马多吉慢慢变了。“不按原则办事”,不把“时间用于钻研业务和有效管理上”,而是“以局长的身份和平台结交所谓的‘朋友’、建‘圈子’”“搞攀附”,过多的心思用在了“怎样安全获取个人利益”上。白马多吉的思想变化,很快“被别有用心的人识破”。

这期间有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2015年4月至2016年4月,时任色拉乡党委书记兼乡人大主席的白马多吉到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建设管理处挂职副处长。在当地人看来,挂职结束后他将顺理成章接任稻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一职。职级虽然与乡镇党政正职相同,但在甘孜州大力实施“交通先行”战略的大背景下,乡镇“一把手”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所能调动的资源相比,绝难同日而语。交通部门作为主管部门,掌管着巨额的项目资金和工程实施建设项目。为争取当地的工程项目,“逐步有人在办公室、家里等地方拉拢腐蚀”白马多吉。

面对种种陷阱圈套,白马多吉逐渐将初心抛诸脑后,成为他们的“围猎”对象。2016年春节,尚在挂职期的白马多吉回老家过年,第一次收受泸州老窖工农牌白酒2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4头藏香猪、16瓶1573白酒、14瓶五粮液白酒、18瓶红酒、26条大重九香烟……从那时至2018年年底的近三年时间里,白马多吉“‘嗨’在肉堆中、‘泡’在酒坛里、‘睡’在香烟上”,把党纪国法抛之于九霄云外。

一声声“老大、大哥”,令身处“猎场之中”的白马多吉得意忘形。不论“走到哪个地方、哪个场合,都有人招呼”,这令他的“私欲和贪婪之心越来越膨胀”,于是,现金贿赂“纷至沓来”。2016年底,收受项目检测公司人员刘某某所送现金2万元;2017年四五月份,收受稻城县亚三路水毁治理工程实际承建方四川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刘某某所送现金10万元;2018年7月,收受稻城县下邓坡村虫草便道项目负责人龙某所送现金10万元……短短两年时间内,白马多吉就多次收受项目承建方所送现金49万元。

“白马”在藏语里是“莲花”的意思,“多吉”在藏语里是“金刚”的意思。本该如“莲花”一样一尘不染、如“金刚”一样刚直不折的白马多吉却沾染了一身污垢,令人唏嘘。

“任性”局长悔不当初

履新稻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一职后,掌管着巨额项目资金和工程实施建设项目的白马多吉以他自己无法察觉的速度变得越来越“任性”。他大权独揽,独断专行,经常强行推动自己的决策,人为操纵工程招投标。

据承建商交代,为与交通运输局“一把手”、业主负责人、总工等搞好关系,都要在一些环节上表示“感谢”,才能顺利推动项目建设、加快资金拨付等。白马多吉在亚三路水毁整治工程中就曾故意为难承建商刘某某,故意找借口要求其整改,导致工期延长一个月左右,刘某某向其行贿10万元后工程进度才有所转变。

与此同时,深陷“围猎”包围圈内的白马多吉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万丈深渊已在眼前,因为他总觉得与自己结交的人送上财物“是比较可靠的”,他们“有些是自己的朋友、有些具有一定经济实力,有点经济上的往来应该不会有事”。在这一心理驱使下,白马多吉早已忘记自己“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更忘记了“组织和群众的监督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2018年8月,甘孜州纪委监委核查组向时任稻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白马多吉核实其是否与他人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情况时,他未如实向核查组交代自己与他人存在的不正当经济问题。白马多吉当时或许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这一行为已违反政治纪律。很快,尘埃落定,白马多吉被留置。

回顾白马多吉案,可以发现一显著特征:违纪违法行为大多集中在交通工程项目确定环节,多数项目由局长指定或副局长向局长推荐施工老板承建,借用“一事一议”“走过场”。

事实上,早自2013年起,稻城县交通运输局就已采用“一事一议”的方式建设通村通畅公路。为进一步完善建设手续和规避风险,在“一事一议”的基础上又增加了竞争性谈判的程序。然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一事一议”暗箱操作、通村通畅项目工程确定过程流于形式、“竞争性谈判”弄虚作假、“项目交工验收”走马观花,通村通畅项目工程竞标过程俨然已经演变为个别领导和稻城县交通运输局班子成员利用职务之便为特定关系人谋取私利的过程,以及变相索贿、受贿的过程。

失去自由的白马多吉一遍一遍扪心自问:“是什么造成我今天这样的处境?”作为家中幼子,白马多吉是在溺爱中长大的;学业、生活、工作的一路高歌猛进使他养成了我行我素、以我为中心的性格。走上领导岗位后,由于长期缺乏理论学习和党性锻炼,他的公仆意识沦丧、理想信念滑坡,最终导致他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出现扭曲和变质。

“自己三观扭曲,随波逐流,产生邪念,最终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白马多吉忏悔道,自己之所以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难以抽身,越走越远,与小节不守、小德不顾大有关系。面对工程承建商名目众多的“红包”“感谢费”“拜年”,他从开始的半推半就到最后的欣然接受,经不住“糖衣炮弹”的袭击,打开了自己的贪腐之门。等待他的只能是党纪国法的惩罚。(作者:王兆伟  黄峻)

编辑人员:龙贤姝

              
   上一篇: 剑阁县:信访处置“五步走” 走村入户息难题
   下一篇: 江苏阜宁:时时把自身置于监督之中
主办单位:中共天全县纪委 天全县监察委员会
联系电话:(0835)7220863 天全县纪委宣传部
蜀ICP备19005448号
廉政天全公众号
.MSSQL版本TM